当前位置:首页 > 清洗剂价格 > 干洗店老板:干洗机一般不开 刷子洗衣粉去污

干洗店老板:干洗机一般不开 刷子洗衣粉去污

时间:2019-01-11 19:24工业清洗剂技术信息网 点击:

冬去春来季节更替,很多市民开始收拾厚重的冬衣送去干洗店清洗,然而随着原油价格的上涨,石油干洗剂、去油剂等洗衣店常用的石油衍生产品的价格也都有了不同程度地提升,很多市民会发现,同样一件衣服 ,今年比去年的清洗价格普遍高了3到5元。洗一件短款羽绒服 25元、棉衣30元、长款羊绒大衣40元……可是,在干洗价格上涨的同时 ,送洗的衣服是否能够得到与价格成正比的待遇呢?是否如老板承诺的那样“保证使用

绿色环保的材料、在不伤衣物的情况下清洗干净”呢?

4月12日至4月16日的5天时间里记者走访了多家干洗店,并先后,以打工的形式进入两家干洗店,对衣物清洗的过程进行暗访,发现正规洗衣店内的情况比较让人放心,但在私营的小型干洗店内却存在不少潜规则,收干洗的钱干水洗的活、衣物混洗从不专门消毒、洗出问题来推卸责任……这些已经成为他们习以为常的经营方式。记者在一家社区干洗店打工三天里竟没见过干洗机通电,无论什么材质的衣服,上了洗衣台,都是用洗衣粉和刷子进行处理,再放进水洗机。

A 面试时老板先强调能吃苦

4月11日,记者从网上找到了3个干洗店招聘的信息,其中一个电话无法拨通,另外两家记者经过面试都被顺利录取。这样的应聘经历让记者感觉到,这是一个门槛较低的行业,工作不难找,但工资也不高,虽然不需要你必须具备从业经验,但老板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硬要求能吃苦。

“如果之前没在洗衣店里做过,要有心理准备,这活挺累的。”4月11日上午,记者来到了应聘的第一家洗衣店,店长上下打量了一番记者。在记者一再肯定自己能吃苦之后,店长表示可以先试试,“一个月1500元,每周有一天休息,如果你能接受,我就跟经理汇报一下,这两天就给你答复。”

由于还要等两天,当天中午,记者又拨通了第二个应聘电话,洗衣店老板姓付,听说记者从未接触过洗衣行业,老板有些犹豫:“如果你要是想临时找个活干,我劝你还是别干这个,因为要学好这个活三五个月恐怕都出不了师,如果你真想在这个行业长时间做下去,得先来店里看看能不能干得了。”当天下午,记者来到了付老板位于北仲小区的洗衣店。

付老板很热情,带着记者在干洗店里前前后后看了一圈,说:“就是这么个环境,平时除了前台接活,还要在后面洗衣服,活多的时候比较累,夏天淡季的时候就会轻松些。”看看店里的环境,虽然堆满衣服有些拥挤,但还算干净整洁,工作间里摆满了各种洗涤设备,两个女工正在熨衣服,“接待一下客人,熨下衣服,操作一下机器应该不会有多辛苦吧。”记者心里这样想着,此时并不太明确招聘者们所指的吃苦是什么。

跟记者聊了一会儿,付老板就把记者介绍到了位于新贵都小区内的一家洗衣店,从4月12日开始,记者在这里做了3天洗衣工。

B 老板说干洗机一般不用开

“一个月1200元,没有固定的休息日,但是如果哪天有事儿可以早走。”这家干洗店的女老板看起来精明干练,在谈妥了工资待遇后,4月12日记者就在新贵都小区的这家干洗店正式上班了。

这家干洗店大概有40多平米 ,被半面墙从中间隔开,墙的前面是柜台,后面就是洗衣间。店面门头已经有些褪色,看得出这店已经开得有些年头了。一走进这家店的感觉就是整洁,所有摆设看起来整齐有序,洁白的台面一尘不染。三台一人多高的大型机器并排摆在进门左手边,看起来很有气势。

女老板告诉记者,这三台机器从外到里分别是石油干洗机、烘干机和水洗机,但当她带着记者走到三台机器后面的总电闸,只是指着最右边的一个告诉记者:“这个是水洗机,用之前就过来把闸推上去,其他两个一般用不到。”洗衣间里的光线比较昏暗,三个日光灯分别安装在熨烫台、洗衣台和那一排洗衣机上方,但这三个灯管通常不会同时打开,女老板提醒记者,因为店里用的是一块二一度的商业电,所以在哪里干完活一定记得把灯关上。记者看到,工作间里还有一台小型的家用洗衣机和一台小型烘干机,老板表示,大型的烘干机太费电,平常一般就用这个。

C 去油全靠刷子和洗衣粉

除了老板,店里还有一位50多岁的阿姨,女老板除了在前台接活,还负责熨衣服和干洗。进店后,阿姨就成了记者的师傅。

“所有衣服在洗之前都要进行处理,然后再放进机器里洗,比如这些油点和污渍,如果不经过处理直接洗,肯定洗不干净。”阿姨拿起一件送来清洗的羽绒服给记者讲解。

“怎么处理?”记者问。阿姨很淡定地把刚收来的一桶脏衣服按照深浅色分开,示意记者抱起深色的那几件跟着她来到工作间的水台旁。“有油的地方抹上洗洁精搓一搓,其他脏的地方就用刷子蘸着洗衣粉刷干净。”阿姨说着围上防水围裙,带上胶皮手套,把两把大刷子往台子上一放,从水台旁边的一个麻袋里取出一些散装的洗衣粉冲了一盆洗衣水,然后又盛了一碗有包装的洗衣粉放在台子一边,就开始用力地刷了起来。这时记者才发现,原来这所谓的处理,用的就是咱老百姓家里最常见的洗衣粉和洗洁精。

“阿姨,这些棉衣都不用干洗吗?”“羽绒服本来就是可以水洗的,只要不是100% 纯毛的一般都用水洗。”“那我们会告诉客人是怎么洗的吗?”“不用,只要洗得干净,没人会问。”阿姨告诉记者,最大的刷子用来洗羽绒服和运动服,呢子外套就用小一点的鞋刷子,而去污用的材料都是眼前的洗衣粉和洗洁精。

“使劲!领口袖口和有油的地方都要用力刷,不然根本洗不干净!”阿姨就站在记者身旁指导工作。“可是这么用力地刷,不会把衣服洗坏吗?”“干这个活你手得有手感,还要会看料子,像这种密度大的材料你就使劲刷,棉的毛的就稍微轻一点。”看到记者面对台子上的脏衣服不敢下手,阿姨干脆抢过刷子亲自示范,蘸着洗衣粉、大刷子在各种羽绒服、棉衣、西装、甚至呢子外衣上刷出大片的泡沫。记者注意到,这些衣服中很多都标明了不能水洗,但它们在接受“处理”后都被扔进了全自动的水洗机。十几分钟的水洗、甩干后就被晾了起来。这样一来的确是省电了,但记者在用力刷洗了三件外套后胳膊已经开始酸疼,这个时候才理解到为什么老板们会在面试时提出能出力、能吃苦的要求。

D 专业清洗剂成了摆设

在洗衣台的一侧的角落里,有一个小台子,上面堆满了瓶瓶罐罐,仔细一看都是各种专业清洗剂。除锈剂、去油渍 、去果汁……七八个白色瓶子上标着不同功能,但在记者打工的三天里,女老板和阿姨从来没有向记者介绍过这些专业洗剂的使用方法,而且也从来没有在洗衣服的时候使用过。“这些专门去油的东西为什么不用啊?”记者忍不住咨询前辈。“这多贵啊,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会用的。”阿姨说告诉记者,自从她在干洗店工作以后,自己家的衣服从来不会干洗,“我自己的羊毛衫都是用丝毛洗剂泡一下,就算送来了,也都是这么给洗的。”

相关阅读
相关推荐